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公益 > 新聞內容

耶魯畢業生回川做公益 江蘇省委常委

時間:2017-11-14 09:00:59  來源:  作者:  瀏覽量:

耶魯畢業生回川做公益  江蘇省委常委

  辜家齊正在推銷橙子

  戴著一頂鴨舌帽,辜家齊站在展臺前,拿起小刀劃開一顆橙子,汁水順著刀刃流出來。“嘗一下嘛!這個橙子皮薄細嫩,入口化渣……是不是跟果凍一樣?”露出橙色果肉,成都小伙辜家齊眉飛色舞向過路市民推銷起橙子。

  11月12日,成都春熙路的一處農產品公益推廣展位前,不少市民都會擠過來,看個熱鬧。比起橙子,這些“推銷員”的學歷更讓他們好奇。

  學了兩年計算機專業,今年剛從美國耶魯大學畢業,辜家齊沒有選擇去硅谷謀一份工作,而是回到中國,去農村幫村民“賣水果”、“養土雞”。

  搞推銷

  讓村里的橙子賣得更遠

  11月11日,算是達州市趙家鎮的年度“大事件”,村里的橙子頭一回擺在了成都春熙路的廣場上,鎮黨委書記楊從剛也借著周末,跑到現場幫忙吆喝。這些村民四處趕集賣的“吼貨”,頭一回賣到這么遠,現場圖片也在這兩天刷爆了村里果農的朋友圈。“這群大學生腦殼(頭腦)還是靈活,帶來了很多新理念。”楊從剛也站在展位前,拉著過路行人推銷,“嘗一口嘛!”

  讓橙子亮相成都,是辜家齊計劃中的第一步。他要讓村民知道,這群大學生有能力讓橙子走出小山村。尋找公益組織,提前聯系場地,策劃活動,這些達州的橙子趕上了“雙十一”,蹭了一個熱點。“快遞發的橙子到了,壞掉的都扔掉不要……”電話不停響,辜家齊叮囑著伙伴們,不要砸了招牌。原本兩天的量,“雙十一”這一天就賣完了,他趕緊從村里加急調了160件。

  這要放到以前,每逢趕集,農戶們集中到一條街上互相“廝殺”,喇叭聲一浪高過一浪,當下流行的愛媛38號橙子,價格殺到兩到三元。“我們賣出去的價格在十元左右。”辜家齊認為,這才是讓村里的橙子回到了本來的價格,他也希望能讓村里的合作社發展壯大,畢竟一開始只有20人肯加入。

  “坑”同學

  把留學的同學拉到山村

  今年夏天,辜家齊完成了美國耶魯大學的研究生論文。和很多同學選擇留在國外不同,辜家齊回到國內,決定創立黍苗公益,到農村去發展鄉村經濟。

  在達州,他認識了同濟大學畢業的唐鎧鑫、天津大學畢業的王建新。他們一起打造了一個產業平臺,幫助當地村民實現產業發展。為壯大力量,他還把當年一起在成都讀書的初中、高中同學動員起來,這些在清華大學學習精密儀器與機械學、在英國華威大學學習法學的同學,最終來到了田間地頭。

  辜家齊所學的專業,在這里只能發揮一些余熱,幫助村鎮的人換個系統、裝個殺毒軟件。食品科學碩士王建新也關注起“10個不看后悔的養雞技術”、建筑設計專業的唐鎧鑫和村民大談“農產品包裝設計美學”。

  “很多時候觀念沖突有些不可調和,村民認為產品一定要多畫幾個橙子在上面,字要鮮艷、字體要大。”唐鎧鑫指著展會上的兩種包裝,他青灰色風格的包裝,還是難以讓一些村民適應。

  睡雞圈

  幫助村民放養野山雞

  乘坐村支書的摩托車,在山里轉一轉,是大家最享受的時刻。辜家齊也在“兜風”的途中發現了商機,他們利用山崗上荒廢的房屋為基地,引種了萬源舊院的黑雞,讓它們漫山遍野跑。到了晚上,團隊的小伙伴輪流住到荒廢的房屋里。

  一樓睡雞,二樓睡人,一到晚上,濃烈的味道從一樓傳上來,好在屋子里四面通透。“窗戶都是臨時用簸箕擋著的,這兩天格外涼爽。”王建新主要負責養雞業務,去鎮上的圖書館借了三本養雞技術,反復摸索,學了一個月,也算是村里的養殖能手。村里人很少有人知道,這個黑黢黢的小伙子,本科在哈爾濱工業大學學習應用化學,攻讀研究生期間也是學習食品科學。

  今年9月,清華大學的胡壤在朋友圈中曬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輛車—一臺進口的挖掘機。“下一步怕是要去藍翔進修一波。”他坐在挖掘機里,給自己來了一張自拍。這臺挖掘機,也成了趙家鎮林山村的“重型武器”,既可推平小丘平整土地,也能租借出去“賺外快”。

  而這臺挖掘機的來歷,也離不開小伙伴們“好酒量”。“在村里不喝酒?村民會說‘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農民哦’。”村民們耿直,酒桌上什么都能說,這讓辜家齊難以推辭。因為留學國外的經歷,他們也成了不少當地企業家的座上賓,酒過三巡,不少企業家也被他們的所作所為感動,這臺挖掘機也是酒桌上“喝”來的援助。

  小目標:

  幫助村里產值翻番

  家人從反對到支持

  對于到農村發展公益,辜家齊有著自己的理解。大學畢業的年輕人,不可能一直呆在農村,很多人干一段時間之后,終究會離開。“為什么不利用這種心態,不斷讓這些海內外高校畢業生來填補人才真空,利用‘傳幫帶’將一些新的理念傳承下去。”他認為,有人去總比無人問津好。

  在他的團隊計劃中,他準備探索一種產業扶貧新模式,盡可能培養更多當地人才,引進一家企業,實現當地農業產值翻番。對于他的這一宏偉計劃,家里人最終還是從反對轉向了支持。

  “他開始只是說畢業回國度過一個暑假。”辜家齊的媽媽楊女士后來才知道,這只是兒子的“曲線救國”路線,他就壓根兒沒有打算留在美國。一開始,家里只有外公和姑姑支持他的想法。直到昨天,楊女士聽說兒子回到成都搞展銷,才拿著一件黑色夾克,帶給了兒子。

  “媽媽還是希望能夠我穿帥點兒。”辜家齊也明白,從耶魯到農村,很難給別人解釋自己是否在國外混不走、找不到工作,但他一直相信,這種觀念最終還是會有改觀的。

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
網友評論

登錄名: 匿名發表
河南22选5幸运之门